乳jiao

乳jiao父子合谋对付红杏出墙妻子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我们结婚十几年了,在几年前,老婆突然想当部门领导,跟我商量说:“当领导,工资会翻好几倍,辛苦点蛮划算的。”我说:“按趋势看,我的小本生意,一年也就整个十几万,没有大发展。而你们央企,随着通货膨胀的加剧,工资会越来越高,领导更多,那就干吧。我全力支持。”两年前,她如愿以偿,可是随之行为也发生了变化。开始是手机在家里很随意的接听,而后来则是关起门来联系;以前手机短信我们共同欣赏,找有意思的互相对发,现在却删的频繁;加班也越来越多;尤其是qq,注册了几年,放在那里闲置,如今,却成了qq狂,每次加班回来不顾疲劳都聊到半夜,楼下电脑从来不用,只用楼上的,每次我或者儿子上楼,听到声音总会看到她飞速而又紧张地退出qq,装做看韩剧;原来的qq是自动登录的,我们一家三口都是,现在她的密码已被删除,就连楼下她从来不用的那台也不知什么时候删除了密码。加班虽然越来越多,但在家的时候却比以前听话了;在qq上她在不断的上传年轻时的照片;她变得奇怪了,而我的心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我们都已经四十多岁,我老婆长相平平,且她接触客户都身价不菲,谁又会这么重口味呢?他的领导年薪以百万计,真会看上四十多岁的女人?在家时表现的很好,对我们父子照顾也算周到,好像很在乎这家?  我的情绪波动,也影响了十三岁的儿子,昨天的数学测验只考了56分,我问儿子怎么回事。儿子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对我说了句:“爸爸,你少抽些烟吧。这几天,你烟抽的太多了。”我抽完烟,坐在儿子身边,搂着儿子轻轻的问:“儿子啊,你没觉得妈妈有些反常吗?”  “好些天了,每次我上楼玩游戏,妈妈看到我会非常紧张的把qq关掉,显得很害怕的样子。”  “说明你妈妈有情况了,但每次上楼都有声音,所以,不知聊些什么?”  “爸爸,我知道怎么做,我试过很多次了,穿拖鞋上楼有声音,光脚上楼也有声音。”  “是啊,我也试过,不管穿鞋还是光脚,她都能听见,她太警觉了。”  “穿袜子上楼你试过吗?那可是一点声音没有的,爸爸。”   那我不妨试一试吧。我对儿子竖起了大拇指。  我蹑手蹑脚走上楼去,真的没有声音,老婆正在全神贯注的聊天,我悄悄站在电脑沙发后面,总算一睹聊天的真容。我老婆的名字叫小萌(稍有修改),和他聊天的人叫李宏伟(略有修改)。  ......  李宏伟:一棵很大的红心图片  小萌:打你  李宏伟:打我干嘛,我想你吗  小萌:你喝多了吧  李宏伟:我刚喝完  小萌:我都忘了你长啥样了(一个生气的图标)  李宏伟:姐姐又生气了  小萌:我把照片都发给你了,你的照片不给我,生气  李宏伟:两只拥抱的小企鹅  小萌:打你  李宏伟:好想你  小萌:你喝多了  李宏伟:想亲你  小萌:我们都有家,你在长春也是有家的人  李宏伟:谁有家,我要亲,亲遍你全身  小萌:不让不让就不让  李宏伟:我控制不住怎么办  小萌:我要洗澡去了,88  ......  我强忍着,悄悄下了楼,猛然间觉得有一块很重的东西压在心头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悄悄地下楼,坐在儿子身边,我拉儿子的手,望着儿子急切渴望得到结果的眼神,轻声说道:“你妈妈真的有情况了,他是长春的,比你妈妈小,貌似小很多,我怀疑是你妈妈手机里存照片的那位。”  “哪一个?”  “你忘了,我在你妈妈手机里看到一张相片,你妈妈说,他是87年的,正在给他介绍对象。”  “啊哦,想起来了,你想怎么办?”  “刚看到那些肉麻的话,我特想找我在长春的那几个朋友,抓住那小子,狠狠地揍他几顿,让他以后老实点!”  “我看行,太可恨了。”  “但是不能。”  “为什么?”  “儿子啊,不到迫不得已千万别动手,多动动脑子想办法。”  “你有办法了?”  “我大概有了两套思路。第一,让他们继续聊,我们在暗处他在明处想办法耍那小子玩,拿他当快乐的星期天。第二,做你妈妈的工作,挽救她。”  我往楼上看了看,老婆应该聊完了怎么还没下楼?接着,我问儿子:“儿子,假如真到那一天,爸爸给你找个后妈行吗?”儿子沉默了,一脸纠结的表情,我的心比儿子更纠结,因为老婆工作忙,我是个体户时间支配比较自由,所以,儿子从小一直是我带在身边,十几年的朝夕相处,儿子已成为我生命中的重中之重,我默默注视着儿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不让它流出来,我紧紧搂着儿子强笑道:“爸爸有的是办法,不着急,必须保密哟。走,睡觉去。呵呵。”  儿子很快就睡着了,以往在儿子那微弱又有节奏的呼噜声中我会甜美的睡去,可今天我怎么也睡不着,我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穿上睡衣走到客厅里打开一盒烟,拿出一支准备点上,打火机怎么也点不着,我把打火机狠狠摔在地上,想起厨房还有一个打火机,就走到厨房,点着了烟重重的吸了一口。由于我家的厨房餐厅和客厅是南北通透的,我就很自然的从厨房走到客厅的阳台,然后再走回来。两年前,给我儿子买的那条小博美已经长大,它一直默默跟着我来回的走,当我停下来的时候,它也会停下来乌溜溜的看着我,难道它也知道我的心事了吗?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走了多长时间,我只知道我手里夹着最后一只香烟,我只知道我两腿有些发酸,我走到沙发前重重的靠在沙发上,才看到对面的电子钟,已经凌晨四点多了,小狗也跳上沙发,趴在我身边还是那样一声不响的乌溜溜的看着我。   今天的月光是那样清澈,充满了整个厅堂,香烟的火光在月光中一闪一闪的,像一颗心在跳动,一颗燃烧的心。我使劲的把烟吸进我的肺腔再把它使劲吐出去,烟很快融化在如水的月光中,我想起了一首歌《城里的月光》“每一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深的思量。”一首如诗如怨如悔的歌,于今晚的月色如此般配,难道作者也是在这样的月光下写的歌吗?眼泪悄然的流了下来,眼泪本来是热的呀,可我的眼泪怎么是凉的呢?清凉如今夜的月光。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老婆起来问我:“怎么起来这么早?”我没有回答,吃饭,送儿子上学,再回家,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脑子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别人家发生家庭矛盾的时候,我会像个先知一样给别人去调节,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是如此的茫然,我上了天涯论坛,开始看热心网友回复的帖子,想缕出个头绪来。“天涯”多么有意思的名字,与“海角”相对,莫非是说夫妻虽然同床,但是一颗心飞到了天涯,一颗心已漂到了海角,对一个家庭来讲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看着那些回帖,我也渐渐的清醒过来,通过那段有限的对话,分析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个多月前,老婆几乎拿出自己以前所有的照片,不断地挑挑拣拣,然后精选出几张,还问过我,好不好看和怎么上传照片之类的话,我没理她,然后她自己上楼开始用扫描仪不停的扫,我当时以为她在和同学联系,所以根本没当回事。看来,她把照片传给了这个叫李宏伟的人。从这件事分析,他们以前并不熟悉,根本没有见过面,只是在qq上聊得投缘,进而变得火热,以至于急于一睹对方真容。而李宏伟呢,只是用火热的言语来挑逗,根本不回传照片,证明了他有自己的想法和目的的,我认同一个网友的分析:“很有可能是一个年轻的吊丝,花言巧语的想把你老婆艹爽了弄点钱花花…相信我!没错的!”  那个屌丝在长春,我老婆在沈阳,虽然离得不远,但见上一面也不容易,我还有时间,有时间做一些事情。  具体采取什么办法最好,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突然喜欢上了一首老歌《城里的月光》,一首充满忧伤而又哀怨的歌,在歌声中浏览着天涯论坛里各种千奇百怪的外遇故事,希望从中能够找到答案,不知不觉到了下午四点,该接孩子放学了,我才感觉到肚子饿了,尽然没有吃午饭。  晚上,孩子接回家了,老婆下班了,做饭,吃饭,我陪孩子写作业,老婆上楼继续聊天,一天的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大多数家庭可能都重复着这种生活,单调而又乏味,正是这种生活成了培养出墙红杏的肥料,让红杏疯狂成长从隔着窗户招摇直至出墙,才会产生那么多外遇故事,由二十几岁的新婚夫妻到白发苍苍的老者,人数众多又乐此不疲。  这些年,我的重点一直照顾孩子,从接孩子上学放学到写作业陪孩子睡觉,几乎是忽略了老婆的存在。“家无内火,外火难烧。”在人们纷纷指责外遇者的时候,往往忽略了家庭内部的问题,改造对方应该先从改造自己做起。我心头一亮,改造老婆就从今夜开始吧,从最简单的开始吧,从今夜开始我要陪老婆好好的睡觉。  希望能从今夜开始,慢慢地彻底地收回她那颗想要出墙的心。  等孩子睡着了,我走上楼,老婆听到上楼的声音,想要退出qq已来不及了,直接强行关机,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对老婆说:“走啊,洗个澡亲热一会。”  我们互相搓互相洗,不一会儿,老婆就急不可耐的躺在床上,说道:“老公快亲我。”我过去开始亲老婆的耳垂,由耳垂到脖子,由脖子到乳房,她的身体不停的蠕动着,我开始吮吸她的乳头,发出咂咂的响声,并开始用手刺激她的下体,她痛快的呻吟着,分泌出大量的黏滑液体,我的JJ开始膨胀,仿佛要裂开一般,然后,我们就合为一体,一会我在上位,一会老婆在上位,直到如火山般的喷发。我们仰天躺在床上喘着气,老婆又娇嫃的说道:“老公,我还想要。”“好,继续来。”又云雨一番,紧接着又来了第三次,此时的老婆面色红润,眼睛里冒着喜悦而又满足的光,说:“老公,这好像是结婚以来最舒服的一次。”   “以后还会不断让你舒服的。”我回应着,酣畅淋漓的痛快之后,略微有了些睡意。“老公,搂着我。”我搂着老婆躺在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今天老婆加班,要八点才能下班,我开车带着儿子接老婆,已经好几年了老婆加班我不闻不问,全都是自己回家。路上我问老婆:“没吃晚饭吧?我请你吃饭。”儿子说道:“吃披萨吧,我好想吃披萨。”老婆微笑着同意了。  吃完披萨,老婆挎者我和儿子的手走在路上(由于披萨店在商业区,没有停车位,车停的位子较远),路上一感觉不到昨天的寒意,东北的春天总算迟迟的来了,空气变得温润,地面变得潮湿,在橘红的灯光下闪着点点的光,我想起了郁达夫的《春风沉醉的晚上》,今夜,我真的感到了一些醉意。路过王府酒店的时候,我想起十几年前老婆刚怀孕的时候,我们也是走在这条街上,也是路过王府酒店,那时候还很穷,基本上不敢上酒店,当时,王府酒店里变成了大排档,认为里头菜价一定很便宜,摸了摸兜里仅有的一张五十元的票子,很牛气的说道:“老婆,我请你吃饭。”  “在哪吃啊?”  “呶,王府酒店。”  “你有钱了。”老婆指了指自己的孕服“我可没揣钱”  “我有五十元,指定够了。”  等进了酒店,才看见大排档的菜并不便宜,我小心翼翼的点了几个便宜的菜,一边吃一边再算钱够不够,感觉差不多了故作镇静的喊道:“服务员,买单。”服务员微笑着走过来,算了算说道:“先生,一共伍拾陆元。”听到这我的心提到嗓子上,不知如何是好,紧接着服务员又说道:“今天有九折优惠活动,您的实际消费时五十元零四毛,就收您五十元吧。”我掏出五十元递给服务员,和老婆对视了一会,我们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老婆的问话让我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王府饭店请我吃饭的事,忘没?”  “我正想呢,那时的房子比现在小多了,上下班骑自行车,抽的也都是便宜烟,但总觉得活得比现在轻松惬意,为什么呢?”  ......  我对老婆提出了各种酒宴都不要参加的要求后,老婆真的很听话,下班准时回家了,有加班的话,就通知我,我开车去接她。她上qq也不那么痴迷了,平静的生活延续了好几天,又是qq的事,再次引发了我的猜疑。  老婆下班回家,看到儿子在大厅里玩笔记本,正在那qq聊天,问了句:“大儿子,聊天那?”  儿子略带嘲讽的回答:“是啊,我和爸爸的qq随便登陆,聊得光明正大,不像你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  老婆脸一红道:“好好好,我让你们也能登陆。”说罢,走上楼,过了一会儿,对着楼下喊道:“我的qq可以上了,随便看吧。”  我对老婆的变化和大度感到吃惊,上楼打开老婆的qq,老婆毫不在乎的下楼了,我打开李宏伟的对话框,看到的是一片空白,而紧挨着李宏伟的几个人却有着零星的对话。我愤怒的跑下楼,对老婆吼道:“你把qq删的那么干净,还让我看,你他妈的耍我哪!”  “我一般上完qq都删帖呀。”  “明明是刚删的,还撒谎。”   “你说的是刚子把,他要我给介绍对象,所以聊得多一些,还有一些同事说话可能过分一些。”  “你他妈就胡说吧,你就是有事了,我可告诉你,给我注意点。”老婆仍然解释着,我根本听不进去,觉得脾气发的不是时机,应该再等一等,等他们继续表现,我真的等他们在表现吗?好像不是,我是挂着十几年的感情,在苦苦等待老婆能够对我讲真话。当夫妻间充斥谎言的时候,婚姻也就出现了裂痕,谎言越多两颗心的距离越远。  我从思绪中回转过来,冷冷的对老婆说:“你把自动登录改掉吧,我对做假的东西不感兴趣。”  老婆真的上楼修改去了,我望着天花板在想:  老婆啊,你何时能够对我说真话呢?  老婆的闪烁其词,是我心中的忧虑更深了,我决定做两手准备,一方面把正在滑向悬崖的老婆拽回来,一方面找到李宏伟其人。  李宏伟的电话在老婆的手机里没有找到,先通过网络试试吧,我隐约知道他供职于xx上市公司,我输入“xx集团公司长春办事处网页”百度了一下,跳出好几家,我一家家打开他们的网页,上面有地址电话,按照上面的电话打过去:“请找一下李宏伟?”  回答是:“没这个人。”或“没听说过。”我又输入:“xx集团公司长春公司网页”继续百度,又跳出好些家,但结果还是一样。  我开始怀疑,要么他在qq上用的可能是假名,要么是刚入该行业的一个小屌丝没有一点名气,要么是该公司的产品是大品牌代理销售的太多。这么漫无头绪的查下去会很费力气。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继续找,既然是上市公司,就上证券里查吧,很快进入证券网,进入该公司网页,xx公司在全国各地有很多办事处,在长春也有,具体名称【xx集团公司长春销售公司】,我把该名称输入百度,还是出来好些家,我把这些网页全部打开,除了一家只留个地址以外,全都有电话,我开始一家家挂电话,真的让人很失望,这么大众的名字,尽然连个重名的都没有,最后,我把希望寄托在了只留了一个地址的网页上,拨打0431114:“你好,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我说道:“请查一下【xx集团公司长春销售公司】电话。”  “你找那一个?”  我照着网页念道:“东盛大街xx号那家。”  “请记录847xxxxx”  我按照这个电话拨了过去,真有人接:“你好,李宏伟在吗?”  “你好,他出差了。”  我心头一喜,故作镇静道:“可以把他的手机号告诉我吗?”  “你是谁呀?有什么事?”  “你们是直接隶属于【xx集团公司】吧?”  “是的。”   “那就对了,我是他的老朋友,有七八年没见面了,我才打听到他在你们公司上班,费了很大力气找到你们公司电话,请你帮帮忙吧,我可想死他了。”  “好吧,你记一下,是135xxxxx118”  “你真是个好人,我要李宏伟好好请你吃顿饭,谢谢啊。”  我撂下电话欣喜万分,在想:“应该是他了,真是天助我也,我目前并不想和他正面接触,他正好出差。假如李宏伟把火给我玩大了,我会顺着电话和手机这根藤摸到李宏伟这个瓜,摸到他老婆或对象这个瓜,然后我会找到她,然后会泡上她,然后会让她找李宏伟闹,然后我会修理他,然后他会以为是老婆在修理他,然后......”  “呵呵呵呵呵呵”我笑了起来。  自从进入2013年,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总感觉无论家庭还是社会将会有一些怪事发生,这不,天气也怪怪的,前几天还风和日丽,以为三月底了,东北的春天终于迟迟的来了,早晨起来竟然看到漫天飞舞大雪,一直到晚上越下越大,老婆今天值班,八点才能下班,我准时去接了老婆。  回来的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讲:“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小笑话,挺有意思。”  儿子迫不及待地说:“快讲啊。”  “有一个女人,她老公有了外遇,她想尽了好些办法,也阻止不了她老公,有一天,她老公鬼混完,毫不在乎的回到家里,她灵机一动,对着老公怒吼道:‘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嫁给那个狐狸精的爸爸,让你管我叫妈,让儿子管你叫姐夫,看你怎么见人'老公听到之后当时就瘫在地上,服了。”  “我早看过了,没劲。”儿子应道。  我仍然兴致勃勃的说道:“假如你妈妈有了外遇,我就娶了那小屌丝的妈妈,让你妈妈管我叫爸爸,让你管你妈叫嫂子。哈哈哈哈哈!”我情不自禁的笑起来。  儿子面无表情的坐在那儿,后面的老婆也毫无反应,是幽默不够幽默还是我在自娱自乐,真搞不清楚,我也沉默了。  暴雪中,只有我的车在默默前行------------  现在的天气很怪,刚下完暴雪又刮起了狂风。老婆这两天也很奇怪,上网的时间短了很多,甚至在上网时还叫我上楼看淘宝网,而她的qq仍然挂在那里,毫无避讳之意,我看到李宏伟的图标是黑白的,他既可能是因为出差过于忙碌不在线,也可能是故意隐身,还有可能是在单位已经聊完了,更有可能采用其他联络方式,至于不再联系的可能性不大,假如不再联系的话,早就把此人在名单里删掉了,还留着他干嘛?  我故作镇静地看了两眼,便下楼了,坐在沙发上我陷入沉思:红杏为什么会出墙?只因墙里面寂静单调又冷清使之感到寂寞,墙外又车水马龙又人来人往,出墙的红杏会引起路人的注意,路人会小心的把她摘下来送上几句赞美和惊叹,由此许多红杏都萌发了一颗想要出墙的心,想体会那种呵护,想听到那几声赞美,更希望碰到一个略带该忧愁的诗人,将她们捧在手中,吟上几句感伤的诗,落上几滴眼泪在花瓣上。殊不知路人是现实的,把弄完之后会毫不犹豫的把她扔在道边;诗人是浪漫的,会把她插在花瓶里,一旦发现更美丽的花,就直接把她扔进了垃圾桶。很快她们就零落成泥化为尘土,而墙里的红杏还在那争奇斗艳,幻想着出墙的故事,她们只看到了故事开篇时的浪漫和美好,根本不会顾及故事结局的惨淡。防止红杏出墙本身是在拯救红杏,墙成了问题的关键,太矮的话红杏会争先恐后的出墙防不胜防,太高则会挡住墙外的阳光而影响红杏的成长使之枯萎而死。这堵墙我该造多高呢?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   窗外的大风呼啸着从窗前吹过,感觉像凄厉的哀鸣。  吃完晚饭,老婆拿着手机问儿子怎么下载qq,儿子接过手机开始假装操作,老婆上楼聊天去了,儿子把手机递给我愤愤的说:“我才不给下呢。”我接过手机,虽然短信栏里大量短信被删除,但还是在其他栏里调出了她最近的记录:  “姐,几点下班?”  “8点”  “晚上我请你。”  “你在哪儿?”  “我出差在营口。”  “那就别过来了。”  “没事,我开车过去。”  “天气不好,别绕了。”  “我给你带了瓶红酒。”  然后是相互之间的通话。  之后又是一条短信“那好吧,我去本溪了。亲你。”  手机号码是159xxxxx666,和我查到的李宏伟号码截然不同,但手机归属地仍然属于长春,通话和互发短信的时间正是那个暴风雪的晚上,从说话的口吻,手机的归属地和出差这几种现象来看此人正是李宏伟。正是那个晚上我讲了一个笑不起来的笑话,正是那个晚上我和李宏伟那个屌丝失之交臂。  今晚出现了些反常情况,老婆在楼上上网不一会儿,就急匆匆的下了楼对我喊道:“老公,电脑死机了,你把它关了吧我不玩了。”我上楼一看,原来是老婆一边看淘宝网一边聊天,页面处于既关不掉又打不开的局面,关机也管不了。其实很简单,我先用鼠标右键点击浏览器的关闭项,浏览器就关掉了,然后再点击浏览器,会出现“是否恢复浏览器”项,点击“是”就可以了。页面立刻恢复正常,老婆的qq仍然在线,对话框里正是和李宏伟的聊天记录,开始仍然是一些客套话,最后几句如下:  李宏伟:想你了  小萌:生气  李宏伟:生谁的气,真的想你  小萌:生你的气,再说就不理你了   李宏伟:好想亲你  小萌:不理你了,生气  李宏伟:怎么总生气,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聊天到此结束,时间正是老婆下楼的时间,我看李宏伟一直在线,就接过话茬继续聊  李宏伟:干嘛呢,不说话  小萌:生气呗  李宏伟:可怕了你了,就怕你生气  小萌:已经回长春了吧  李宏伟:嗯哪  小萌:出差挺顺利的啊  李宏伟:嗯  小萌:没泡几个妞玩玩  李宏伟:?  小萌:你不就是个流氓吗  李宏伟:姐,你咋这么说我  小萌:要不,把刚才对我说的流氓话,发给你老婆?  对方竟是好几分钟的沉默,我接着说道  小萌:怎样,怕了吧  李宏伟:不是,嗯,但是  小萌:但是什么  对方好像感到不对再也不说话了,我把记录清空,关掉了电脑。   我在想,老婆只是在墙里招摇,李宏伟这个墙外过客见了之后,又是蹦高又是伸手,他已经由一个路人变成了偷窃的贼,充其量是个小毛贼。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看来他也有家室和我一样都穿着鞋,再加上是个屌丝小毛贼,应该比较好对付,我以前想得过于复杂过于紧张了。  清明小长假三天,我准备好好陪陪老婆,争取挽回她那将要起飞的心。  第一天,陪老婆逛街,晚上回来上会喊上我一起上淘宝(不久前,我用信用卡开通了支付宝。),浏览完淘宝,秒杀几件便宜货,便把电脑痛快的让给我,自己下楼干活去了。  第二天,一家三口去农村采草莓,晚上回来仍然上淘宝,完事之后对我说:“今天我们的衣服鞋子弄得太脏了,我去洗干净。”言毕就很开心的下了楼。  第三天,老婆去美容院美容,开车接回老婆直接去了超市,吃完晚饭后所发生的事情和前两天一样。  只是有一次,老婆偷偷的微信聊天,被我看见,我拿过手机查看了微信里的名单,仅有几个亲友和同学的名字,没有发现李宏伟,这几天李宏伟这个小瘪三竟在老婆的生活中凭空消失了。奇怪,奇怪如清明的天气,第一天雾霾,第二天雨雪霏霏,第三天大风起兮。难道老婆的心真的被收回来了,收回的如此之快如同这怪怪的天气我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我竟可能的把事情往好了想,同时又告诫自己:戒急戒躁应该再慢慢观察几天。  (本文节选自贴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