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穴


小穴关起门,完美老公是疯子   01  2006年,认识许成的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在市一所高中任职,是一名普通的语文老师。  上班没多久,校长就给我介绍对象,这个对象就是许成,当时他在区教育局任教研组长。  其实,见面之前,我就听说过他了,同属教育部门,谁不知道才子许成,写得一手令人惊艳的毛笔字,经常在报纸期刊上发表论文,而且长相出众,家庭背景也不错。  这么好的条件,是每个未婚女青年以及丈母娘的首选女婿(口述实录,WWW.027XO.COM)。  我们见面了,许成谈吐不俗,谦谦有礼,我们对彼此都有了好感,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  许成经常去学校接送我,他的儒雅风度,细心体贴,让同事们不吝夸赞:“莹莹真是好福气,找了这么完美的男朋友!”  我带他参加我的朋友聚会,他的气质和谈吐也赢得一片赞扬。  相处半年后,许成去了我家,他勤劳踏实,活儿抢着干,我爸妈以及所有的亲戚都对他赞不绝口,纷纷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莹莹,眼光不错!”  有一个人人夸奖的完美伴侣,让我的虚荣心大大地得到了满足,那时候我不知道,这种虚荣有一天会差点要了我的命。  一年后,我们顺理成章地结了婚。  02  婚后半年,许成因工作调动,新单位离家太远,上下班不方便,买房就被提上日程。  我跟同事打听许成新单位附近的房子,学校的钟老师说他侄子就有一套正待出售。  钟老师很热心,让我约好许成一起去看房。  第三天,许成如约而来,钟老师带着我们看房,阳台大理石地面有一些水,钟老师的皮鞋踩在上面,不小心“哧溜”一下,眼看就要摔倒,一旁的我不假思索,赶紧伸出手,一把扶住了他。  钟老师整个人都歪倒在我身上,双手条件反射地抓住了我的肩膀,我费力地搀住他。  他终于站稳,摸摸胸口,对我一脸的感激:“小王啊,谢谢谢谢,亏了你反应快,不然我这跌下去,半条命就没了,年纪大了可不经摔!”  我笑笑:“钟老师您年纪大什么呀,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呢!就像诗句中所说的,您现在是‘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年纪!”  钟老师年近六十,比我父亲年长,我一个后辈,这种小马屁自然是要适时拍拍的。  钟老师听了我的话,高兴地开怀大笑,正当我为自己的机智和口才沾沾自喜的时候,回头看许成,他的脸阴得要滴出水来。   03  当天晚上,许成就朝我发脾气:“你一个年轻姑娘,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成什么体统?不知道男女之间要保持适当距离吗?”  我一听就火了:“他当时都要摔倒了啊,我扶一下他而已!”  许成更气:“你这叫什么态度?你觉得这都是小事?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尚且如此,背地里呢?你懂不懂什么叫距离?什么叫自爱?&rdq(少妇口述,www.027XO.com)uo;  “神经病!”我火冒三丈,起身冲出房门,把房门砸得震天响。  许成追出来,捞住我的胳膊,一把拧过来,劈头就给了我两个大耳光。  我长这么大从没挨过打,这两耳光把我扇傻了。  等我回过神,我拼命地冲上去要打他,但一米六的我哪里是一米八的许成的对手,我的反击更加激怒了他,他打得更猛了。  他停手的时候,我已经吓得缩进了餐桌底下,我全身疼痛,颤抖,不敢相信这个才跟我结婚半年的完美老公,竟对我下此毒手。  许成平静下来,他温柔地把我拉出桌底,紧紧搂着我,竟然哭了:“莹莹,我只是受不了你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我这是太爱你了你知道吗?还有你今天的态度也不对,你砸门惹恼了我······”  我知道他在找借口。  他轻轻抚摸我手臂上的伤:“对不起,我的处理方式过激了。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好不好?”  那是我第一次遭受暴力,但我不知道如何应对,报警吗?那就天下皆知了。我的所有同事朋友会笑话,我的完美丈夫原来是这样一个小心眼的会打老婆的无耻男人,这太丢人了。  比起身体上的伤害,这种颜面上的摧毁更让我接受不了。    04  那以后,我开始刻意和异性保持距离,我没有买钟老师侄子的房子,而是选了另外一套,然后装修、怀孕、生女。  在家,我尽量都听许成的,许成不发脾气的时候什么都好,他虽然位居要职,但不爱应酬,不抽烟喝酒,回家还会做饭。  所有亲朋好友都啧啧羡慕:“莹莹,天下第一好老公被你逮到了!”  女儿半岁后,我重回学校,卯足了劲工作,我的工作态度获得了学校领导的认可,新学期里,校长提拔我担任教导处主任。  我开心极了,办公室同事纷纷嚷着让我请客,于是我定了酒店,邀请了一众领导班子和同事。  席间,校长很兴奋,他说他是我的伯乐,还是我的媒人,每个人都顺着他的话夸我的完美老公,我的虚荣心暴涨,一来二去的推杯换盏间,我喝多了。  散席后,大家纷纷打车回家,副校长老赵跟我顺路,同事小叶没喝酒,她提出送我们。  小叶和老赵把我送到楼下,打电话让许成下楼接我,许成听说我喝醉了,直接挂了电话。  老赵没办法,和小叶一左一右搀着我上楼,许成打开门,冷眼看着我们,一声不吭。  我慌了,生怕他跟我吵架甚至动手,破坏了同事心中的完美老公形象,我赶紧对老赵他们说:“赵校长,我已经没事了,时候不早了,就不邀请你们进来坐坐,你们赶紧回吧!”  他们走了,我关上门,转身要跟许成解释,但迎接我的,就是几个耳光!  许成拽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地板上直接拖进客厅,又拖到卧室,用拳头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用脚踢我的大腿和肚子,拖鞋都被踢飞了。  他打得气喘吁吁:“一个女人居然喝酒,像什么话?成什么体统?老子工作不顺心,你倒在外面寻开心了!我让你开心!”  我被打得不能动弹,嘴角流血,全身疼痛,我根本无力替自己申辩。  直到他发泄完了,又体贴地过来给我擦药,跟我道歉。  像第一次一样,我很迷茫,明知道这是错的,却不敢让人知道真相。  真相太丑陋了,撕开面纱,我的“完美丈夫”会暴露在阳光下,我做不到。   05  第二天我鼻青脸肿,完全不能见人,不得已,我编了个理由,说自己胃痛,请了几天假。  这次之后,许成一直吵着让我辞掉教导主任的工作,我坚持了一学期他终于妥协了,我也推掉了所有的社交和娱乐。  为了面子,也为了家庭完整,我选择了让步,但我的让步并没有减少他的怒火。  他仍常常动怒,一生气就冲过来打我,我一见他气势汹汹朝我奔来,就赶紧护住脸,于是,拳头巴掌总落在我的胳膊、腿、脖子、肚子。  这些地方很好掩饰,我常以胃痛和怕晒黑为由,大夏天穿长袖衫长裤,或者借口颈椎疼要保暖,夏秋脖子上不离丝巾。  我很好地掩盖了这一切,我还时不时陪着许成出席各种活动,别人面前,我们挽着手微笑,扮演伉俪情深。  我学生的家长恭维我,朋友同事们夸我把工作家庭都经营得如此完善。这些无形却美丽的光环被戴到了头上,我更要维持这个“完美丈(站长推荐:两性健康,www.yeeyeah.com)夫”和“完美家庭”的形象。  听多了,我渐渐信以为真了,是啊,他除了打我,什么都好,何况他都是偷偷打的,女儿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06  女儿五岁,许成因工作出色得到单位领导的提拔,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换了大房子,还被邻里视为 “模范家庭”。  婆婆住进来帮忙带孩子,因为婆婆在,也因为孩子大了,我对许成有了更多的隐忍。  但我的隐忍却换来了他愈发的肆无忌惮。  吃饭的时候,我接学生家长的电话久了点,他会冲过来朝我的头狠狠地打,女儿洗澡我催他给孩子穿衣服,他觉得我打扰了他的思路,会拽着我的头发,朝我腰上狠踹几脚······  女儿吓得嚎啕大哭。  婆婆赶紧把女儿抱走,等许成平息了怒火,婆婆告诉我:“唉,是他爸害了他呀,他爸是个酒鬼,喝醉后就把我们往死里打。他小时候胆子其实很小的,每次被打后连哭都不敢,后来脾气也变了······”  婆婆劝我:“我知道你委屈,可现在他是领导,你是老师,这些家丑一点都不能曝光的。”  的确,我的软肋也就在这里,身为模范家庭,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这个完美老公的真面目,不能让我的完美家庭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连父母都瞒住了。  然而我不知道,家暴就像长在家庭上的恶疮,不仅掩盖不了,日子久了,还会溃烂成灾。   07  2015年,我们语文组选出几个骨干老师去省城进修一周,进修结束后,有人提议:难得出来一趟,闷头学习那么多天,干脆玩两天再回家。  大家兴致盎然,有人开始预订西湖的门票了。  我不好扫兴,想想还是打个电话给许成,电话接通的时候,一屋子的男女同事都在嬉笑,我简短地说明了情况,跟他说我会晚两天回家。  一个男同事凑过来对着话筒说:“许局长您放心吧,我们这么多人会保护好您夫人的!”  许成哼了一声。  于是,我们徜徉在苏堤白堤,玩赏了三潭映月,品尝了美味的杭帮菜,两天后才尽兴而归。  我到家的时候是白天,许成不在家,我收拾好了就去补觉,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坐在沙发上陪女儿读故事了,我赶紧迎上去跟许成解释,他那会儿心情好,拿到我带回来的特产,还很高兴地品尝。  吃晚饭的时候,同事给我发来了旅行的照片,我点开看,跟婆婆和女儿分享。  许成什么时候生气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呼地站起身,没来由地就把我的手机夺过来一把砸到了墙角。  不等我回过神,他已经欺身过来,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拖离餐桌,然后一脚把我踹翻在地。他的脚用力踩在我的脸上,我几乎不能呼吸。  我挣扎起身后,他的拳头雨点般朝我砸过来,我挥手去挡,混乱中,一记拳头砸在了我的脸上,我瞬间眼前一黑,喉咙一甜,我听到婆婆的呼喊和女儿的大哭,感觉到婆婆在奋力护我,但恍惚中,我看到许成拖开婆婆,狠狠一脚朝我踹过来··&midd(两性情感,www.027xo.cOm)ot;···  08  我在医院中醒来时,强烈地感受到裹紧纱布的脸剧烈的痛,许成满脸歉疚, 他紧握着我的手说:“老婆,原谅我,我气头上总控制不住自己······”  我虚弱地看着这个完美老公,他眼神真诚,相貌堂堂,他表面给了我多少荣光,背地里就给了我多少痛苦。  我还要继续活在完美家庭里吗?  鼻子剧痛,我呼吸都甚感艰难,我想要我爸妈,我四处张望:“我爸妈呢?”  许成和一旁的婆婆立即交换了眼色,婆婆小声道:“莹莹,这事儿还是别让你爸妈知道吧,许成现在是竞选期,负面新闻影响太大了,为了家庭,这次就算了好不好?”  “你都忍了那么多次了,何必在乎这一次,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现在是他的关键时期,捅出来就影响他的仕途,也就影响整个家庭啊!”  我犹豫了,是啊,许成对这次竞选已经做足了功课。  我想起女儿,女儿呢?  女儿抱着布娃娃不撒手,也不肯靠近我,许成去抱她,她吓得连连后退,脸色苍白。  女儿的恐惧让我颤抖,亲眼目睹妈妈被打的孩子,心理上受了多大的创伤,我瞬间泪如雨下,强烈地想要拥抱她。  婆婆把她抱到病床前,她纯真的双眼里满是害怕,许成站远了,她才敢伸出小手,轻轻地抚摸我:“妈妈,别哭,你可以化妆,可以穿长裙,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了······”  看着她惊吓得发白的面孔,听她充满童稚的声音,我无地自容,天啦,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在给她树立了怎样的榜样?  这些年,我陷在完美老公的人设里不能自拔,我困在虚荣的牢笼里,我不敢打破这场婚姻美丽的假象。  然而,我完全没有想到,所发生的一切,都被幼小的女儿看在眼里,她对家暴的认知是什么?是我一次次用行动教会她的,遮掩!  假如这次受伤害的人是我女儿呢?我会教她以种种借口遮掩吗?  不,绝不可能!  我看着这个惊慌失措的女儿,心痛的无以复加,这一次,我再也不能粉饰太平遮盖疮疤了,我毅然打电话给了我父母,然后报了警。  母亲冲过来,看着纱布里包裹的我,眼睛哭成了桃子,父亲气得发疯,他流着泪咆哮着,狠狠地给了许成几拳:“她是谁?她是我女儿,是你妻子,是你孩子的妈,你他妈的怎么下得了手?”  警察来了,记者也来了,病房里一片混乱,闪光灯咔嚓,我听到了真相被撕开的声音。  我的鼻梁骨断开了,身上多处受伤,经鉴定为轻伤,许成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他的仕途彻底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