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女孩震撼


million dollar arm jon hamm header image

14岁女孩震撼无性婚姻日月长啊,宽容怎敌男人的利斧   ()  2010年5月,一桩令人发指的惨案震惊了广东省佛山市:该市一所重点学校校长助理王友华,疯狂杀害了妻子刘美芬,并残忍分尸。刘美芬也是一名优秀教师,教学水平出类拔萃,曾多次在广东省教学比赛中获奖,被害前即将代表佛山市参加说课比赛。王友华为何要杀妻?他对警方的供述是说因为妻子有了婚外情。然而,这果真是一起因妻子婚外情而引发的惨案吗?  本刊特约记者采访了审理此案的公检法司人员以及当事双方的家属亲友,综合各方讲述整理成此文,力图客观地还原这起惨案背后的真实缘由。   出轨丈夫成废人,屈辱的妻子何去何从?  王友华是福建人,1991年,他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辗转应聘到佛山市一所重点学校担任语文教师。王友华一表人才,长相俊朗,教学水平也很高,很快被提拔为语文教研室主任,后又升任校长助理,并先后被评为佛山市优秀班主任、广东省优秀教师。王友华对来自湖南的同校首席教师、数学科科长刘美芬情有独钟,并开始狂热地追求她。刘美芬也对高大帅气而又才华横溢的王友华怦然心动,两人很快坠入爱河。1998年,王友华和刘美芬结为夫妻。2004年,刘美芬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女儿出生后不久,刘美芬发现王友华时常晚归,还背着她接听电话,声音也特别温柔。凭着女人的直觉,刘美芬觉得丈夫有问题了。她多次追问丈夫,可王友华信誓旦旦地表示:“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你不要误会我,我只是朋友多一点,交际多一点而已。”刘美芬相信了丈夫的解释,但事情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一年暑假,刘美芬回老家探望母亲,王友华说自己去花城买房子。刘美芬后来得知,丈夫根本没去买什么房子,而是去与前女友约会了几天。刘美芬愤怒不已,一时难以接受丈夫背叛自己。她越想越气,自觉活着没有意思,准备跳河自杀,幸被同事好友们及时发现,救了回来。  王友华知道妻子个性倔强,自从妻子以死抗争之后,他有所收敛了。但没过多久,他又与同为教师的周安琪关系暧昧起来。刘美芬曾痛苦地向自己的好友诉说:“我好几次发现王友华的车没在学校里,就打电话问他在哪儿,王友华却谎称自己在办公室,但我去办公室找,却根本找不到他。”王友华无法自圆其说,只好向妻子承认自己与周安琪在一起。并解释说,周安琪的丈夫经常出差在外,一个人很苦闷,想找他谈谈心解解闷。   此后,又有几个晚上,王友华洗澡后收拾得很整洁体面地出门,直到很晚才回,回来后又洗澡。刘美芬一再追问丈夫干什么去了,王友华才承认是去见周安琪了。实在难以忍受丈夫一再背叛的刘美芬跑到校长家里去告状,还叫来了周安琪的母亲。当着校长和周母的面,王友华向妻子保证:不再与周安琪来往。很快,此事就传遍了学校,这让一向好面子的王友华非常郁闷。在这之后的评比中,王友华因此事评分很低。其实那段时间,领导正想提拔他,并已将他的材料提交到有关部门了。这事过后,王友华收敛了一段时间。  此事还是令刘美芬非常伤心,两人经常吵闹。但为了女儿,为了保住这个家,刘美芬还是选择了隐忍。   但让刘美芬没想到的是,更让她绝望的事发生了。一天,王友华回到家来,突然抱住她的腿痛哭。刘美芬追问了半天,王友华才哭着告诉妻子,他因为一次意外,已经丧失了性功能。在案发后,警方在对王友华进行例行体检时,也发现他确实失去了性功能。检方曾质询王友华这事的缘由,王友华说此事与案件本身无关,拒不回答。但据案发后记者采访刘美芬的妹妹刘美玲时,刘美玲表示,王友华丧失性功能一事,她姐姐刘美芬曾向她倾诉过。姐姐刘美芬因为此事一直处于痛苦的“无性”婚姻之中。姐姐也不清楚具体原因,但隐约知道,可能是因为王友华在外面太花心招来的祸事。记者就此事也采访了王友华的同事和朋友,得到的也是相同的答案,但具体情况无人知晓。   泣血宽容“绝境”丈夫,承诺如山怎敌无性婚姻之痛  得知丈夫失去性功能后,刘美芬如遭五雷轰顶。她知道丧失性功能对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样的打击。沉吟良久,她悲泪长流地说:“我们夫妻真是前世的冤孽啊!你也不要难过了,感情好也不在意那些……我答应你,我不离开你。以后我们俩同心同力,好好把女儿抚养大。”王友华感激地抱紧了妻子:“美芬,谢谢你!”   虽然答应了丈夫,但饱受屈辱的刘美芬还是满心委屈。2007年6月9日晚上,刘美芬独自在灯下写了一封给丈夫的长信:“老公:这件事实在是太难太难了,多少个夜晚我从睡梦里哭醒,依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现在,我理智上原谅了你,可在感情上,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来接受。我的原谅不代表纵容,请你珍惜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请你不要一次又一次地毁了我的尊严、我的自信……请你了解我在生活中承担的一切,我的宽容是有极限的,当我的付出换回的是你多次的伤害,我会有所保留……请你不要让欺骗和背叛充斥在我们剩余的婚姻生活里。我既不笨也不傻,不会对一个不懂珍惜的人一直给予关心和爱。给我一些时间吧,我尽力做到和好如初。”看到这封信后,王友华非常感动,他在给妻子回信的末尾写道:“美芬,我知道我对你的伤害一生一世都弥补不了,从前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让我们重新开始吧。我会珍惜这失而复得的一切的,爱你一生一世。”   看到丈夫的回应,刘美芬仿佛看到了婚姻重回温馨的曙光,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经历了这一系列变故之后,他们回归幸福的道路竟然还是千难万险,以至于她柔弱的身躯根本无法承担……  表面上,王友华依然风度翩翩,但事实上,他却变得非常自卑。丧失了男性雄风的王友华果然像他自己承诺的那样,除了上班之外,余下的时间几乎就守在家里,刘美芬还是欣慰的。一天晚上,刘美芬想跟丈夫亲热一下,可刚一触到他的身体,他就敏感地推开她……正值盛年的刘美芬怎么能忍受得了。许多个夜晚,王友华在身边鼾声如雷地呼呼睡去,刘美芬却睁着眼睛,久久不能入睡。   刘美芬痛不欲生时,曾向妹妹和好友倾诉自己的痛苦。刘美玲也听到了一些,她为身在异乡的姐姐难过,但这毕竟是姐姐的家事,她也不好多说。  更令刘美芬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夫妻感情日益恶化,对自己毫无“性趣”的丈夫居然“旧病复发”再次“出轨”了。2008年3月的一天晚上,王友华在卫生间洗澡,手机突然来了短信。刘美芬忍不住打开一看,是同校的一位男同事发来的暧昧的打油诗。第二天,刘美芬在校园里碰到了那个男同事,忍不住就短信的事情打趣他。不料,那个男同事矢口否认自己发过短信给王友华。刘美芬恍然明白了什么,晚上悄悄地查了查丈夫的手机,发现丈夫竟故意用那位男同事的名字保存了女老师朱玲珑的手机号码。刘美芬悄悄在移动公司打印出了王友华的通讯记录后发现,王友华和朱玲珑经常有电话和短信往来。刘美芬气得要吐血,可王友华对刘美芬发誓说:“我不可能和朱玲珑发生什么的,我们之间不过就是发些调情短信,寻求一时刺激罢了。”   刘美芬的心彻底被伤透了。而王友华心里也窝着一肚子怒火,他失去男性功能后,脾气变得非常暴躁,常常与妻子一语不和就抓住妻子一顿暴打。刘美芬气愤至极,也跟他对打。但她哪里是丈夫的对手,所以,身上经常被丈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在日积月累的争吵打骂中,仅存的夫妻感情逐渐荡然无存。刘美芬曾多次在电话中向老家的好友张纯灿哭诉。一次,张纯灿夫妇从武汉到佛山来玩,王友华因接待张纯灿夫妇而没按时回家,王友华发信息给妻子说,要她不得好死。刘美芬悲愤地把这条短信给张纯灿夫妇看了。当晚回家后,王友华将刘美芬的衣服扒光,狠狠地打了她一顿……刘美芬遭受的家庭暴力,也得到了她的同事朋友和亲属的证实。案发后,检方就王友华对妻子实施家庭暴力的情节进行质询,他自己也承认不讳。   爱、宽容和大义,原本是高尚的代名词。在很多人看来,在爱的光芒下,似乎所有的乱麻都可以一刀剪断,在宽容的胸怀里,似乎所有的仇怨都可以封存在历史深处。殊不知,愿望是美好的,一天一天的日子却是现实而残酷的,无法逾越的。人性的复杂多变和情感的不确定性,注定了宽容不是万能的钥匙,直面现实的勇气,才是人生的航船永远顺风的唯一罗盘!  (出于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考虑,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编辑/涂筠 艾静莲 作者:李欢 等  选自:知音下半月2011年14期